•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設為首頁
    • 加入桌面
    首頁涉僑法規

    海上雄關 探訪晉江福全古城的文化歷史印記

    2018年09月28日 16:58   來源:東南早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國僑網福全 古城墻
    福全 古城墻

      原標題 海上雄關——福全古城

      位于泉州晉江的金井鎮福泉村,是一座具有六百多年悠久歷史的、保存相對完整的古城。

      在這里,一片片望不到邊的城墻,種植在突兀嶙峋的海岸峭壁上,吸納了歷史的風風雨雨,盛開了石頭的雄渾之花……它既是一個載譽海疆的堅強堡壘,又是一張保家衛國的國防名片!

      這一座曾令頑敵為之喪膽的海上雄關,這一幅揚我國威的海洋畫卷,這一幢閃耀過明代末年時政光芒的“宰相府邸”,這一處積蓄科舉輝光實現功名的奮勉海村,這一條輪轉柴米油鹽的綿延古街,這一排滿是山貨海味的熱鬧商埠……一切的一切,在此蝶變融匯為同一的榮譽——福全古城,泉州東南的鎖鑰之地,晉江海涯的商賈集散地。

      本期最閩南,早報記者踏勘福全古城雄關古跡以及關于這座古城的文化歷史印記。

      海防重鎮 歷經血火考驗

      從市區出發,四十多公里的車程,便來到了福全古城。踏上古城土地的那一刻,心里涌起的是一種莊嚴肅穆的崇敬之情,映入眼簾的是修復一新的西門城樓,可以想象當年古城氣勢之恢弘。而站在城內最高點“元龍山”上,則整個古城盡收眼底。

      有關資料記載,福建省晉江市金井鎮福全村,位于號稱泉州“三灣十八港”之一的圍頭灣內,東望水波浩瀚的臺灣海峽,西鄰逶迤向遠的沿海大通道,北連石圳村,南接溜江村,至今村人都稱之為“所內”。明代初年,為鞏固海防,太祖皇帝朱元璋下令在帝國沿海的險峻突出之地筑造衛城。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興遍覽了泉州一帶的沿海山川,奉命在此筑建衛所,據說表面上是為了捍衛海疆,暗地里是處處在替朱元璋破壞天底下的風水寶地,避免再現真龍天子來搶奪朱家皇帝的寶座。無論出于何因,海上雄關——福全開始出現在明代初年的泉州府晉江縣南門外十五都,嵌入大明帝國的衛戍系列,寫進華夏東南的史乘志書,豐富了海峽西岸的民間傳說,后來村民為避明代中后期的倭寇之亂,紛紛遷入衛所之內,形成村莊,故稱“所內”。

      建成以后的福全古城方圓六百五十丈,墻基闊一丈三尺,墻高二丈一尺,有官署、軍營、演武校場,并建有十六個用于屯兵宿營的窩鋪,城門四座,上有城樓。由于受到地理位置、地形風貌的限制,更為了配合軍工建設的需求,整個衛城的外形酷似一個葫蘆,被稱為“葫蘆城”。其中,出于軍事防衛的現實考慮和剛性需要,從內部格局來看,一字排開的北門街與西門街、廟兜街等街巷的參差連接,南門的前街和后街等,構成了一組組“丁”字形的市井格局,被稱為“丁字街”,不但發揮了原始地形上因地制宜的圖騰想象作用,適合戰爭運用的實際原則,而且蘊含了閩南人“人丁興旺”“兵丁強壯”的祈盼與祝愿。于是,又有了“葫蘆城,丁字街”的美譽。明永樂十五年,就是在鄭和第五次下西洋并行經泉州,在清源山脈的東麓——靈山圣墓留下“行香碑”的同一個年份里,都指揮谷祥將福全衛城增高城墻四尺,加筑東西北三座月城;正統八年,都指揮劉亮和千戶蔣勇,增筑四門敵樓;清康熙十六年,總督覺羅滿保和巡撫陳瑸重修衛城。城的規制和建設日趨完善,城的歷史和功用也更為豐滿。

      城內的老街古巷在藍天白云青樹碧草下縱橫交錯開來,當年的建造者用自己的智慧與汗水,用不規則的石塊,鋪就規則的巷道,不經意之間切割出井然有序的“十三境”,里面住著一千多戶人家,有數十個姓氏,遂有“百家姓,萬人煙”之稱。

      明朝中期,倭寇猖獗犯我海邊期間,福全軍民數次擊退倭寇和海盜,福全衛所成為保障東南沿海一方安寧的海防重鎮。

      人才輩出 文物景觀頗多

      有人說,福全是一個因為收集了戰火硝煙和碧血丹心而被載入史冊的村莊。在明清兩代,它雖然“貴”為海疆軍事要塞,但除了恪盡海防前沿陣地的職守之外,同時還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地方。

      這里,歷代出過進士十一名、舉人九名,許多姓氏的祠堂前面都立著標榜科舉榮耀的高高旗桿,有“無姓不開科”之說,無愧于福建省科舉村落的名號。還有不少名將神童、鴻儒巨商,或者載于史冊,或者傳于口耳。其中最有名的當數蔣氏,不但世代承襲所城千戶的職務,還出了一位相當于國務院總理級別的相國,他就是明代著名的政治家蔣德璟。他侍奉過明代天啟和崇禎朝兩代大一統的皇帝,后來還效忠于偏安一隅的南明福王和唐王小朝廷。他擔任過禮部尚書、戶部尚書等重要的高級職務,晉太子少保、文淵閣大學士,入閣拜為首輔,成了民間所說的“閣老、丞相”。他持正守恒秉公處事,充分發揮宰衡元輔的職能,出于公心為國薦賢,他博學強識精研國務,善于理財治兵,一生以拯救百姓為己任,是福全引以為傲的人物。現在,肯定無法在北京找到蔣德璟的“相國府”了,但能在晉江金井的福全找到依稀的影子:村里至今還殘存蔣德璟的“相國府”遺址,有正廳一座及府第圍墻、花園、飲馬槽、大石砛、旗桿石等物件,以供后人憑吊。蔣德璟的父親蔣光彥一生為官正直文武兼修,給了蔣德璟很好的人文影響和文化熏陶。他和父親蔣彥、弟弟蔣德瑋都是進士出身,都曾為國效力,贏得了“父子進士”“兄弟進士”的美譽。

      除此,城外靠近溜江村的地方,有紀念五代時期的“晉江王”留從效的廟宇,為晉江市第三批文物保護單位。說起留從效,無論是否泉州人,現在了解的人似已不多了,但如提起刺桐城,知道的人卻可以車載斗量。留從效就是那個在泉州舊的衙城和子城的基礎上擴建新城,將古代泉州城的高度、厚度和寬度放大了七倍,并且環城種滿了刺桐樹,使得泉州城贏得“刺桐城”雅稱的那個人。留從效從小因為孝順母親、尊敬兄長而遠近聞名,長大后因為行商販貨經常路過溜江村附近,一天晌午得以就食于老婆婆許媼家。擔任軍職后,因為軍功不斷升遷顯貴,賜許媼宅第良田,那一帶被叫做“許婆莊”,后又諧音為“古婆莊”。留從效最大的功績是他善于應對詭譎多變的歷史風云,為處于五代戰亂時期的泉州、漳州一帶的人民,贏得了相對安穩的生活生產環境。他還能夠體恤民間疾苦,以勤儉養民為務,召集民眾墾田圍海,興修水利等。老百姓為了感念他,就建廟來祭祀他。留從效廟始建于宋,歷代均有修建,現存為民國時期的建筑物,為三開間二進深單檐硬山頂建筑,廟內還存有宋代覆盆柱礎及棱形柱,青石門柱為上粗下細形狀,實屬較為罕見。

      城內的元龍山上,巨石林立,站在山頂,可以眺望煙波浩渺的東海。在戰爭時期,這里還是觀察城內外的瞭望臺和抗倭的指揮臺。和平時期,文人騷客在此觀賞佳山秀水,留下詠詩題刻,附近分布著“元龍山”“天子萬”“山想·大觀”等摩崖石刻,古老的殘存訴說著歷史的記憶,字跡遒勁有力,規制氣魄宏大,有的內容令人費勁揣摩,是研究明代福全所城歷史人文積淀的實物佐證,近幾年被定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責任編輯:羅丹】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彩票辽宁35选7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