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設為首頁
    • 加入桌面
    首頁華僑華人

    完成巴厘島首次翼裝飛行 這位成都老師會“飛”

    2018年10月18日 10:27   來源:成都商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國僑網劉勇翱翔在巴厘島的天空
    劉勇翱翔在巴厘島的天空

      他玩極限運動20多年:地上玩膩了,那就上天吧

      完成巴厘島首次翼裝飛行 這位成都老師會“飛”

      劉勇:飛翔給我帶來的是一個多維世界

      人類從來沒有放棄過觸碰天空的夢想,而劉勇是把這個夢想寫進現實的人。

      在四川旅游學院校園,成都商報記者見到了運動與休閑學院教師劉勇,他才從巴厘島回來,在巴厘島,劉勇和另外三名分別來自意大利和英國空軍紅魔跳傘隊的翼裝高手一起進行了翼裝飛行表演,這也是第一次有人在巴厘島完成翼裝飛行。

      劉勇185CM的身高,強健的體魄,十分健談。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從事極限運動20余年,曾經首攀、開發超過30座未登峰、雪山、大巖壁新線路,也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在攀冰、攀巖、登山方面比較綜合的攀登者之一。他還是“金冰鎬”獎首位也是目前唯一的華人評委。

      征服天空

      骨折都不放棄

      七天拿到USPA的跳傘執照

      翼裝飛行,應該是最近幾年才被大眾熟知,卻很難能接觸到。但有一個人早已將翼裝飛翔的畫面變成了現實。劉勇說:“因為之前地面的、山上的運動,玩得差不多了,就想了解天上是怎么回事。”憑這份好奇,他開始了對天空的征服。

      一次偶然的機會,劉勇先是接觸到了滑翔傘,想著為未來接觸其他飛行項目打下基礎,于是他在成都的一家室內風洞進行了練習。他發現要想翼裝飛行,需要先學會跳傘,在跟身邊的人分享了要學跳傘的想法后,劉勇沒有得到支持。但這并沒有打擊劉勇的積極性,仍然一往直前。

      劉勇查到美國是全世界最方便學跳傘的地方,當即就決定前往。他回憶道:“走的前一天,我因為騎摩托把腳摔骨折了,但是票都買了,去學跳傘也是好幾萬,心疼錢,還是咬牙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過去。”到了跳傘基地,讓劉勇沒想到的是,只上了兩個小時地面課程,教練就帶著劉勇從海拔3000、4000米的飛機上進行第一跳,降落后休息了半個小時,教練就問他:“準備好個人第一跳了嗎?”他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雖然腳很痛,但走路也要假裝沒事,因為如果教練發現你腳有問題是不會讓你跳的,不過我心里有數,也敢一個人跳傘。”劉勇順利完成了個人第一跳,當天總共跳了三次。

      七天之后,劉勇就在美國拿到了USPA的跳傘執照。

      瘋狂訓練

      從小翼、中翼再到大翼

      飛得更加自由

      半年后,劉勇到迪拜和世界很多地方頻繁跳傘。經過長時間的準備,他覺得可以學習翼裝飛行了。第一次翼裝飛行就讓劉勇體會到鳥兒飛翔的感覺,“在迪拜找了教練學習翼裝飛行,當時非常激動,一直飛了幾公里,回來都沒有進訓練場,降落在了沙漠。”

      后來,劉勇去了俄羅斯一個翼裝飛行訓練營,明白了翼裝飛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那里有世界頂尖的一個荷蘭教練帶隊,全營有來自全世界的23個學員,通過8天訓練,最后實現了翼裝的空中編隊飛行。最后一跳我們從俄羅斯的米-8直升機上跳下,在夕陽下組成編隊,特別美。”

      回來后,劉勇就瘋狂地訓練自己的翼裝技術,滿世界飛,從小翼換到中翼,再換到大翼。劉勇解釋:“翼裝的翼越長,越難以控制,漂浮時間也不同,大翼裝飛得最遠,但最難,因為力量要求更大,如果一旦發生問題,恢復飛行姿態的時間就很長。”

      現在,劉勇又去考了翼裝教練證,“現在算是飛得比較自由,水平也比以前高了。”

      極限玩家

      翼裝飛行感悟多維世界

      風險自己可控

      “我們的世界都是平行的世界,可一旦飛行,看到的是一個多維的世界。飛行帶來的是風的感覺,摸不到,但憑眼睛、耳朵、甚至鼻子可以聞到和感覺到。”劉勇感嘆道。

      在人們印象中,翼裝飛行很危險,但劉勇認為翼裝飛行也并非如大眾想象那般危險,其實有一定的安全規則可尋。“我會嘗試風險是自己可控的極限運動。翼裝飛行就是我能控制的,我玩極限運動已經有20多年了,超過我風險承受的閥值,我不會去。”劉勇說。

      劉勇的朋友、親人已經很習慣他突然消失一個月又安全回來,“大家對我的印象就是,消失一段時間再回來,又帶給大家一段更精彩的故事,這才是真正的我。”

      作為一位極限運動玩家,劉勇感悟道:“不管是翼裝飛行還是其他運動,我也受過傷,最嚴重的時候幾乎接近癱瘓,還有好幾次接近死亡,我曾經在高海拔失溫,眼前出現幻覺,看到了死亡通道。在野外嚴重受傷、在高山上滑墜。但我覺得哪怕不動,就是行走在街上也有可能遇到危險。人一生下來,時間就在流逝,如果不去嘗試,就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但嘗試了,會覺得生活更精彩,當你老了,講這個故事的時候,你不是在講別人的故事,而是自己的故事。”

      以夢為馬

      并不是與眾不同

      只是把時間花在快樂的事上

      劉勇把自己定位為戶外運動愛好者,或是探險運動愛好者。他說:“運動是人本身的一種技能,只是現在生活太安逸,讓我們喪失了很多技能。而我要做的是保持人最初的基本能力,所以我喜歡運動,一旦有了運動技能,才能看到更遠的天空。”

      劉勇習慣了與來自世界各國的飛行者在一起,飛行對他而言是一個交流的載體,交流中文化的碰撞才是最有趣的。“飛行過程很短,飛到空中要20分鐘,落地只需幾分鐘,這短時間的背后是我和其他人長時間的交流,我們的交流不僅在飛行上,還涉及到不同國家文化的溝通。”

      不管飛得再高,最終還是要落地,別人覺得劉勇與眾不同,但劉勇一直覺得自己和每個人一樣,翼裝飛行只是他的愛好而已,如同有的人喜歡打麻將,有的人喜歡踢球。“我覺得人必須要有夢想,如果沒有夢想,那生活也沒有意義。”劉勇說,有了夢想,還要有勇氣去實現夢想,以此為動力,才能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和想要的東西。

      劉勇認為,人一輩子有一萬多天,如果把大部分時間放在自己不舒服不喜歡的事情上,那這些時間就不是自己的了,“所以要把喜歡做的事集中到自己身上,通過翼裝飛行這類極限運動,我覺得自己更快樂了。”

      成都商報記者 歐鵬 實習生 邵千芝

      受訪者供圖

    【責任編輯:陸春艷】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彩票辽宁35选7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