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設為首頁
    • 加入桌面
    首頁歸僑僑眷

    《南僑頌》創作人陳達婭:我的父親是南僑機工

    2018年10月11日 15:39   來源:云南日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我的父親是南僑機工”

      ​——訪《南僑頌》創作人陳達婭

      “高黎貢山云霧繞,瀾滄江險波濤濤,怒江天塹運輸線,崎嶇艱險抗戰路……” 9月3日晚,昆明抗戰勝利紀念堂傳出時而高亢、時而平緩、時而深情的音樂與歌聲——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滇緬公路通車80周年的愛國主義情景組歌《南僑頌》正在這里上演。

      1937年,在全民抗戰的艱難時刻,在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主席陳嘉庚先生的號召下,來自馬來亞(包含如今的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泰國、緬甸、越南、菲律賓、印尼等地的3200多名南洋華僑青年機工,放棄國外優厚的生活條件,參加了“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在當時我國與國際聯系的唯一交通要道——滇緬公路上運輸物資、搶修車輛。這些南僑機工中,有1800多人長眠于祖國西南邊陲的土地上,也有一部分人回到了南洋,還有一部分人留在了云南。

      《南僑頌》通過交響合唱和情景組歌的形式,飽含深情地藝術再現了這段歷史。《南僑頌》的文稿創作人叫陳達婭,她的父親陳昭藻正是一名南僑機工。

      “父親在世時,我們幾乎沒有交流、沒有溝通,他也從未主動說起過他的特殊經歷。”陳達婭說,由于特殊的歷史原因,父親一直被認定為有海外關系的復雜人員,這對他們的家庭影響很大,她為此刻意和他保持距離。

      “父親1987年過世,1989年昆明西山南僑機工紀念碑落成時,我才隱隱約約知道了父親是一名南僑機工。”陳達婭說,2000年,她和幾位健在的南僑機工重走了滇緬公路,這才開始真正接觸南僑機工這段歷史,開始重新認識父親。

      “從2004年起,我幾乎把所有的空余時間都泡在檔案館里,閱讀有關南僑機工的書籍,收集整理父親和南僑機工的史料……”陳達婭說,在查閱南僑機工檔案的過程中,父親的形象在她心目中漸漸變得高大起來。

      陳達婭說,她的父親出生在海南島,16歲時,由于家中生活貧寒,父親與同鄉結伴,離別了家人,到新加坡(當時的馬來亞)去投奔哥哥。20歲時,他便具備了相當熟練的機械維修及汽車駕駛技能,并在那兒成家。1939年,身在新加坡的父親得知招募機工回國抗戰的消息后,與20多名海南同鄉一起報名參加“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

      “抗戰結束后,父親因錯過返回新加坡的機會,最終留在昆明。后來,他認識了我的母親,成家定居昆明。”陳達婭說,在她的記憶中,父親總穿著一身單位發的勞動帆布衣服,家里的生活一直很清貧。

      這些年,陳達婭一直致力南僑機工歷史研究。她與另一位南僑機工后人一同編寫了書籍《再會吧南洋》《南洋1939》,還遠赴海外父輩當年生活過的地方講述南僑史,推動成立云南南僑機工學會,推動海南建成南僑機工雕塑,籌資編排并演出了情景組歌《南僑頌》,把父親和戰友們的故事講述給后人,讓更多的人知悉并銘記那段歷史,讓愛國主義精神永遠傳承。

      本報記者 程三娟

    【責任編輯:陸春艷】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彩票辽宁35选7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

  • <output id="qgfh5"></output>
  • <acronym id="qgfh5"><font id="qgfh5"><optgroup id="qgfh5"></optgroup></font></acronym>